• 郴州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明星资讯

任重女朋友是谁 盘点任重谈过6个圈内女友 跟姚笛是红颜知己

2020-06-23 17:17:55  来源:郴州资讯网

      近日,有网友偶遇任重带女友逛街扫货,身旁的女友头发随意扎着,身材纤细高挑,两人一共花了5万余元。下面跟Mshishang小编一起去八卦下任重女朋友最新相关消息吧!

    网友爆料

      网友爆料

    网友晒图

      网友晒图

    网友晒图

    签购单

      签购单

      任重在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中凭借呆萌“赵大人”一角吸粉无数,刚在光棍节当天直呼“只能靠灯取暖”的任重,11月12日,有网友偶遇他带女友逛街扫货。从曝光的照片看出,任重一身黑色休闲装,头戴棒球帽,身旁的女友头发随意扎着,小白鞋牛仔裤,十分的随意,身材纤细高挑,紧随任重身边,看上去十分的甜蜜般配。另外还有账单明细,除了总计显示5万余元外,女友衣服尺码也全部曝光。

      此甜蜜照片曝光后,网友纷纷围观并留言,称:“刚过完光棍节就被塞狗粮了!”“都知道他女朋友的尺码了。”更有网友认为把明星的购物账单曝光有欠妥当。

      任重:谈过6个圈内女友 跟姚笛是红颜知己

    任重(资料图)
    任重与张俪(左)任重与姚笛(右)。

      任重与张俪(左)任重与姚笛(右)。

      30多岁的男艺人大多有着相同的故事:自信的开始,无人问津的过去,浴火重生的现在。没有过这三段论的演员不足以谈人生,任重也没有跳脱这个烂俗的故事框架,不过他的特别之处在于,大多数人经历了这一切后,会以为之前的磨难都是取经路上的考验,而此刻他们终于将命运牢牢抓在自己手里,只有任重觉得无所谓,他对自己的未来没有梦境一般的想象,“我真的没有期待,我只想说我今天的每一个角色,有人看到感动了或者笑了,我就觉得自己没白干。”

      任重其实出道很久了,前一阵央视重播《汉武大帝》,发现年轻时的任重,演出使西域的张骞,演完这角色,任重觉得自己出来了,毕竟这是历史名人,戏份虽然不算特别重,总比周星驰的宋兵乙强太多,但他跟人说演过《汉武大帝》,回应是“你演过《汉武大帝》?别吹牛了。”

      那是2004年,任重25岁,经历了上戏毕业找不到工作的痛苦,已经在北京舞蹈学院教书,拿着每月3000多元的固定工资,成功的希望只是稍微露了一下头又没了踪影。而今天采访他是因为正在热播的《新恋爱时代》,任重演上男一号。但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了,1997年他就在一部叫做《实习生》的电影里演过男一号,后来又在《情非情》里演男一号,搭档是江一燕。

      现在任重明白了:“演员就像坐在赌桌上一样,你押大和押小,输的机会总是比赢的机会多,比如我从2008年拍《婚姻保卫战》之后开始被人知道,但我从2008年开始每年拍4部电视剧,到现在一共20部戏,大家能记得多少呢,大概也就4部,《婚姻》、《AA制生活》、《家N次方》、《北京青年》,那其他的都去哪儿了呢?”他停顿了一下,好像在记忆里搜索了那些默默无闻的时刻,“所以,很少有一把赌赢的。”

      我问:“你签了赵宝刚公司,他不是捧了好多大牌嘛,赌赢机会似乎大些?”他说:“对,但公司里也还有好多正在奋斗着、默默无闻的人啊。”

      任重和赵宝刚认识时,还在舞蹈学院教表演,在学生那里,他是绝对的国王,从2002级教到2005级,突然意识到自己上的第一堂课是一模一样的,于是就像《北京青年》里那样,他退出一成不变的生活,带着北京人与生俱来的自信,像新人那样跑剧组,像新人那样被拒绝。他认识赵宝刚五年后才得到《婚姻保卫战》,而之前的《奋斗》,他和佟大为、文章、朱雨辰坐在一张桌子上,看着他们得到角色,只能一言不发—相似感受也不是第一次了,他在毕业大戏演男一号,看着同学们在名利场上混出模样,买车买房,而他只能像等待戈多一样等待角色—等下,任重觉得这个比喻不对:“戈多是希望的代名词,但我没等待过希望。我以前老师说,如果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,你就是卖菜也要是那个菜场里吆喝声音最大的人,我去试试看我的吆喝声有多大—我去见剧组,我想努力,但,没人理我。”

      先后错失了赵宝刚的《奋斗》和《夜幕下的哈尔滨》,任重沉不住气,冲赵宝刚喊了,赵宝刚说,你做不了演员—我怎么就做不了演员—你心态有问题,太浮了,回去吧。这是2007年的事了,而现在,赵宝刚对公司里那些蠢蠢欲动的新人说,别老想着出名,看看人家任重的心态—赵宝刚说任重现在的表演30%可以了,但剩下70%还不对,任重欣然接受。“我那时候就是急功近利,急功近利成不了事;心态决定一切,这一行真的不是你争、你努力了就一定能成,所以到演《婚姻保卫战》,我一开始只有4场戏,我想的是我就演好这4场,演好了下次导演继续用我。这是宝刚导演教我最重要的。”

      作为70后,任重并不喜欢时下的狗血剧,但如果有人找他狗血他也不反对,“这事儿不是我定的,我们这个工作的职能是什么,娱乐呀,我们不是做电影的,也不是做戏剧的,我们是职业电视剧演员。”他强调了电视剧三个字。

      他特别喜欢唱民谣的郝云,不知道当他在电视剧发布会上,为了收视率和姚笛打情骂俏时,心里会不会忽然有所感触,然后苦笑一声—就像郝云歌里唱的—“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儿”。

      “胡同串子的少年时代偷过橡皮”

      记者:你爸爸是北京虎坊桥工人俱乐部的经理!

      任重:对……

      记者:唉!真该早点认识你,我为那个地方贡献了好多票房!

      任重:嗨,我爸好早就不干了,我爸后来调到中国评剧院,做中国评剧院的剧场经理去了,在洋桥那儿。工人俱乐部那段还是我上小学的时候,那时候工资还是37块5呢。

      记者:咱们说正经的,现在一直演都市类的角色,有没有想过换换

      任重:没有,我有演古装的,只不过好多没播而已,我最早就是演古装戏起来的,演过很多古装戏,我有那么两三年都是光头,我以前的困扰是接不着都市剧。

      记者:是啊,你都是特短的头发。

      任重:这是因为我头发卷,留不长,我不拍戏的时候留长了,化妆师跟我说太难弄了,剃短了吧,而不是我想留成这样的,导演跟化妆和造型都认为我这样比较好操作。

      记者:微博粉丝什么时候暴涨的

      任重:《北京青年》后过了100万,但最早还是《婚姻保卫战》吧,演完所谓的知名度增加了,但也就是在飞机普通舱过安检的时候在人堆里,别人说,这不谁谁谁么。到今天,别人会把任重的名字叫出来,这是一个过程,我在28岁以前有那么多年教书的经验,我没有太在乎这件事。

      记者:红了以后你有什么感触

      任重:可能因为我教书好多年,觉得自己不单单是个演员,我是一个传媒工作者,很多人看你的戏,很多年轻人喜欢、效仿你说话、穿衣方式,《家N》播完很多人觉得我那角色帅,富二代吊儿郎当的样子,我特别担心他们学坏,担心他们跟家人说我要买摩托车,千万不要模仿,特别不要模仿他去开摩托车,我希望我传递出去的都是好的,加正号的,你知道当年一部《古惑仔》影响了多少年轻人?我那时差点也去文个身染个黄头发,鼻子打个环,拿把尺子缠上布就出去了,哎哟,这特别不好,多少年轻人,几亿呀。

      记者:你还挺……

      任重:对,小时候特爱看武侠书,我买一白球鞋,用煤灰弄黑了,为什么呀?因为觉得这样夜里就能出去行侠仗义了。

      记者:现在呢

      任重:最近一次打架就是上礼拜,在虹桥机场,我们组有个化妆的小女孩,因为累了坐在行李车上,有个四五十岁男的跟她说,你怎么那么讨厌呢,坐在车上,的确他说的是对的,但总之两人发生了口角,男的一拳把女的从电梯里揍出来,靠,我也爆发了,把那人拉出来,我说你有道理可以,可别动手打人呀。我让他道歉他不肯,说那女的先动手—对不起,我看到的是那女孩都躺地上了,眼睛肿了一星期,她躺着没人管。后来我把这事跟人说了,大家都说对。冷漠!我是不是得管?我就算路过了也管,还有,电梯里有人抽烟你会不会去说他,是不是也不说就忍了,但我就会说对不起请把烟掐了,这是公众场合。

      记者:还干过什么一块说了吧。

      任重:我在舞蹈学院教书时违反校规,带着学生跟社会上的人打过架—最后我一个人扛了。我在叛逆期的时候很出格,在北京三环边上一超市—那时候北京刚有超市—偷过橡皮,倒不是因为我想偷那东西,而是因为我觉得那事特好玩,偷了以后带给同学,总之被人抓了,罚了1000多块钱,当时的1000块钱啊!我根本不敢让妈妈知道,十年后我才敢告诉她当年我干过这事!打那以后我人生中再也没犯过错误。

      “谈过6个女友,跟姚笛是逗你们玩儿呢”

      记者:浪子回头了,说说你的感情生活吧,现在有对象么

      任重:我的感情啊,它特可悲,我教书的时候有,也很怀念那段感情。现在当演员了吧,你跟正常人不一样,我这工作就好比是警察,有人需要的时候你就必须要站出来。

      记者:停,谈恋爱搞这么崇高干吗

      任重:我举个例子啊,我曾经碰到一个特别喜欢的女孩,不是这个圈子的,我跟她说做我女朋友吧,你知道她说什么吗?她说,对不起,我想要一个正常人,嘿我说我怎么不正常啊?她说,你不正常,我跟你上街不能牵手,不可能跟你天天去看电影,更不可能当街吻你,我早上睡觉起来看不到你,晚上你也不一定在,我凭什么跟你生活在一起啊。特别悲哀。我碰到多少女孩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      :你被姑娘拒过好多次

      任重:我长这么大都是被人拒,我没拒过任何人。我一直认为下一个我都要死心塌地对人负责任,但人家最终都不接受我职业。

      记者:你可以慢慢感化她们嘛。

      任重:我无数次感化她们,不是一次两次了,可事实就是这样。一年365天,我一年4部戏,大概90集吧,三天拍一集,就是270天,再加上做宣传,上综艺节目,还要陪我爸爸妈妈,你留给女孩的时间不足50天。

      记者:话是这么说,但你不可能永远一个人呀。

      任重:你说得特别对,也许我过了这段打拼的时光会好一点。

      记者:你有过几个女朋友

      任重:1、2、3……我有6个,正儿八经的处过6个。

      记者:做过最浪漫的事

      任重:上大学时我喜欢一个女生,但我不知道她住哪儿,于是我就到宿舍楼下去喊,直到把全楼的人都喊出来了。

      记者:成了吗

      任重:这还能不成!必须成呀!

      记者:太贫了,姑娘一定特喜欢你。

      任重:这就是北京人!可是,不是光有幽默感就能吸引女生啊。

      记者:你是想说自己帅

      任重:我不帅,有一度我觉得自己挺帅的,现在不行,我皮肤还挺糙的。

      记者:行吧,你的这些个对象有没有有什么共同特征

      任重:善良。

      记者:别糊弄我。

      任重:没有固定类型,我审美好像比较广泛。噢,要说共同点,她们都是艺人,对,全部都是。

      记者:哎哟妈呀,你跟张俪、姚笛不会是真的吧

      任重:当然是假的。你不会信了吧

      记者:我这不是看你跟姚笛不是玩挺High的么,在微博上。

      任重:人生总要有几个红颜知己吧。姚笛戏里台词是你去哪我去哪,一辈子,“5·20”那天她感慨了一下,我圈了她一下,别人就说是我表白。结果他们发了将近4万条祝福。可我什么都没说呀,我真的没炒这件事。我想说不是谁想炒都能炒吧,你看很多刻意炒也没炒红的,对吧。

      记者:好吧,我好像懂了,你觉得圈里最帅的男艺人是谁

      任重:杜淳呀!


    河源小丑巡游 http://3392252.shop.m.liebiao.com/